武林中文网 > 我的莫格利男孩 > 第四十六章扑空一场

第四十六章扑空一场

作者:阿如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我是都市医剑仙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校花的贴身高手无相仙诀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w.net,最快更新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

    名人公园外人流不多但也不断。

    凌宇和储时平静地坐在路边的花坛边,气氛平和,两人相对无言。

    沉默好一阵子,凌宇才开口自嘲。

    “我这个落魄样子还偏偏就让你看到了,真是讽刺。”

    “你,还好吧……”

    “你觉得呢?我现在的狼狈,是自作自受……现在这样的报应也应该能让你们宽慰了。”

    “怎么会!其实刚才我见到你,都没有想要逃跑的心思呢。这段时间在野外做环保,我心里已经很平静了。”

    凌宇看到储时这么平静,心里也如释重负。

    “是吗。那我以后更不会来打扰你了,我不会再想见你了,也不会再来找你了。就当……我们没认识过吧。”

    凌宇两只手不自觉的来回揉搓,显示内心的不安和紧张。

    “既然我们都可以放下,那凌伯伯呢?你对他的伤害要比对我的大的多,你真的……不打算再为他们做点什么吗?”

    “我能有办法吗?我现在对郑伟珏的威胁是零。反倒是他无限制的超负荷运转最有可能整垮他的公司。与其寄希望于我,不如祈祷他早日自行倒下。”

    说完凌宇起身离开。

    “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就当没有见过我吧。”

    储时看着凌宇走远的背影,孤单又寂寞,最后融入了夜色。

    和储时一起回到城市的,还有唐澄的父母,当然除了看自己的宝贝女儿外,他们还有别的任务——和“准亲家”会面。

    这天,唐澄父母如约来到陆子曰家。

    唐父、唐母穿着户外装,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陆父陆母则穿上了唐装和旗袍,六个人第一次在同一个场合出现,彼此都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宛若突破次元壁的组合。

    陆子曰和唐澄崩溃对视一眼,急忙打破这要命的沉默。

    陆子曰向唐澄父母鞠躬:“伯父伯母好,我和家父家母欢迎二位光临寒舍。”

    唐澄回应着:“我也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我传说中的父母,到家里来大家轻松自在一点……”

    正说着,只见唐父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足有手掌那么大,用盒子包好的重物。

    “第一次登门拜访,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

    陆父小心翼翼接过,尬笑着打开,结果盒子里是块石头。

    “这是我们收藏的一块沉积岩,从纹路来看,至少是上千万年前就形成的,可能还经历过河道变迁、洪水泛滥、大风冰雹……这一层一层的变色,都是时间遗留下来的痕迹……我们希望唐澄和子曰,也能经历时间磨练,像这块沉积岩一样。”

    陆父、陆母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

    “哎呦,真是太有纪念意义了,我们非常喜欢!”

    六人在鸳鸯锅前围坐,桌上菜品多到盘子摞盘子。红、白汤头咕嘟咕嘟冒着热气,陆父陆母坐红汤一侧,唐父唐母坐白汤一侧。

    为了化解尴尬,唐父开始打开了话题。

    “外面呆久了,有时候跟动物比跟人熟。有次我俩拍狮子,太远,中间都是杂草,我们就慢慢挪过去,越靠越近,最后也就隔那么几米,狮子看着我们,完全没有敌意。”

    唐母也说道:“太近了,近得都能看清狮子的胡须。那就是大自然的恩赐,是在野外最最幸福的时刻。”

    看唐父说到兴奋时,陆父也一起应和。他起身一挪椅子,不当心撞到了陆母的脚踝,高跟鞋一崴,陆母一个没站稳,双手撑桌,意外按到了麻将桌控制键。

    桌正中,火锅徐徐升起,桌布牵扯着摆盘统统命悬一线,看得唐父唐母目瞪口呆。陆母手忙脚乱狂按开关,开关失灵,眼看桌上食材要翻。陆子曰和唐澄扑上去抢救,端起盘子,唐澄父母也反应过来跟着一起端。

    “电源电源!拔电源——”

    陆母踢掉高跟鞋冲向插电板,俯身拔下的那一刹那,“呲拉”,旗袍开线了……上升的火锅终于停住,几颗麻将,哗啦啦啦从桌肚里滚落下来。

    经过了一番大乌龙,众人总算以真面目示人,陆父、陆母换上家常衣服,妆也卸了,六个人在客厅席地而坐,就着几叠零食喝茶。

    “实在不好意思,刚闹了那么大一个笑话。说实在的,我和他爸,很为我们家儿子担忧。”陆母表示歉意。

    “子曰是个很好的孩子。”唐母看着陆子曰很是欣慰。

    陆父见机提出子曰和唐澄能走到一起,经历了很多不容易,希望唐父唐母能赞成。唐父唐母多表示赞成。

    “其实我们来之前,也挺忐忑的。一点不夸张地说,唐澄是自己把自己养大的。我们自私地牺牲掉很多陪伴她的时间,虽然经常说服自己说救助动物这件事必须有人来做,但是作为父母,还是觉得亏待了唯一的女儿,多少奖项都挽回不了。”

    唐澄嘴一扁,眼眶忽然就红了,陆子曰看她一眼,紧紧握住她的手。

    夕阳透过明亮的窗子洒进客厅,洒在温柔相依的三对人身上,气氛难得的温柔。

    新一天的阳光照耀着沃夫大楼的外景,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

    前台小妹领凌煕进了风羽传媒集团接待室,凌熙毕恭毕敬地跟在她的身后,假意讨好。

    待到前台小妹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凌熙身手利落地从里面溜了出来。

    趁着没人注意,凌熙弓着背,避开众人耳目,迅速跑到郑伟珏办公室门口眼明手快地推门而入。打开抽屉,拉开柜子,打开每一份文件查看,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郑伟珏和莫格利回到办公室被前台告知凌熙正在等郑总。

    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充满怀疑。郑伟珏见莫格利也是一脸迷茫,便稍稍放下心。

    郑伟珏径直向里走去,跟在身后的莫格利十分紧张,他惊觉地四处查看,手心冒汗。

    一把推开接待室的门,凌熙却不在里面。其实莫格利已经听见不远处郑伟珏的办公室内,传出凌熙翻动文件的声响。

    凌熙在郑伟珏办公室继续翻找,最终她在一堆资料中,找到一份报价文件。

    凌熙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隔壁莫格利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人呢?”声音很响,就好像刻意让她听见似的。

    郑伟珏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型会议室,不由怒上心头。他瞬间意识到莫格利的行为有问题,立刻转头以狐疑的眼神望向他。却见莫格利脸上写满了迷茫和疑惑,丝毫不被郑伟珏的目光影响。

    莫格利立刻装作恍然之状,转身一把推开了郑伟珏办公室的门。却见凌熙赫然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来回转悠,见到两人也不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两人踏进办公室,凌熙还在气定神闲地转椅。

    “这张椅子是你坐的吗?出去,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儿童游乐场!”莫格利指责凌熙。

    “莫……这位夏先生,你用得着这么横吗?我在这长大的时候还没你呢!轮得到你搁这儿教训我吗?我就不能来合作吗?”

    “现在这里是风羽集团,我是风羽集团的项目顾问,我当然管得着你了!你还以为这里是老地盘,遇见的是老熟人?你整天诽谤风羽集团我们怎么可能和你合作!我告诉你时代都不同了,再私闯办公室,小心我报警!”

    郑伟珏趁着两人在吵架的档口,四处查看自己的物品。柜子被打开,关上的时候没有关实;文件夹被动过,一叠有关报价的文件夹摆错了位置。

    郑伟珏看向莫格利,又看向凌熙,顺势假装不经意地把报价合同放在桌上。

    “好了!年轻人,火气何必这么大!你也知道,这个行业里想要跟我们合作的挤破头,但我们精力有限,只能挑选少数优秀的合作方,所以你觉得你是吗?走的时候,麻烦帮我把这叠垃圾也一起带走。”

    郑伟珏把合同往凌熙面前推一推,凌熙却正中下怀,刚才的不爽烟消云散,眼看就要伸手拿起合同。莫格利的手却抢先拿过合同,出其不意地一把撕碎。

    “据我了解的你们水平,也就只是值得这么做。”

    莫格利收起废纸,投入垃圾箱中。凌熙看着被撕碎的文件,想救不能救,心如刀割。

    凌熙在楼道间疯跑,一口气跑下十层楼。

    啊——!就差一点了!

    她失望地坐在台阶上,难过、郁闷的心情齐刷刷涌上心头。平复心情后刚想离开,推门的一瞬间忽然安全门被打开,一个清洁阿姨走了进来。

    清洁阿姨打开楼道内的垃圾桶,拿出里面的垃圾袋,向楼下走去。

    “请问,这个是要扔去哪里?这栋楼里所有的垃圾都会扔到同一个地方吗?”

    “当然啊,就在大楼后门垃圾处理处。”

    “谢谢!”

    当天晚上凌熙带着李凯、兔兔、任何到了沃夫大楼后门垃圾处理处。

    除了凌熙,其他人都捏着鼻子,喘不过气。

    面前的垃圾处理中心,堆满了无数袋大大小小的黑色垃圾袋。

    清洁阿姨正源源不断地从大楼里拿出剩余的垃圾。先是两袋,再折返,再提出两袋,再折返,再提出四袋……终于把最大的两袋垃圾扔在了中央,阿姨累的腰酸背痛。只听后面传来“收工”的声音,阿姨敲着自己的老腰,消失在楼道内。

    众人撸起手套,戴上口罩和帽子,站在堆积如山的垃圾跟前,开始一袋一袋地在垃圾中翻找。

    凌熙唆着鼻涕,但全神贯注,似乎已经与垃圾融为了一体。

    “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触电般弹开,却见是一脸懵逼的李昱珩拿着白粥和感冒药看着众人。

    “你怎么来了?”

    李昱珩把粥往边上一放,脱了外套,开始帮着凌熙一起寻找。

    “所以你们在找什么?”

    凌熙使劲唆着鼻涕,翻找垃圾堆。李昱珩借机靠近凌熙。

    两人的头时不时碰到了一起,李昱珩趁机也将手靠近凌熙的手。

    他在这种小情愫中自得其乐。就在李昱珩快要碰到凌熙手的时候,忽然听她一声尖叫。

    “找到了!”

    众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围拢过来,见垃圾袋里,正躺着一大堆撕碎的文件。

    黑灯瞎火的小区里,只有几盏夜灯昏黄地亮着。

    郑伟珏打着电话匆忙走了一段路,上了自己的座驾,司机一脚油门,车迅速驶离。

    远处,郑理的车载着莫格利缓缓跟了上来。

    高速上,郑理的车不远不近地跟在郑伟珏的座驾后面,中间刻意隔开一辆轿车。郑理打起全部精神跟车,不敢有丝毫分神。

    “莫格利,我爸今晚一直在打电话,讨论二期的事,说安全排查好像挖到了什么东西。”

    “我刚也收到了眼线的消息,说他们为了掩人耳目连夜开挖,但还不清楚具体挖到些什么。”

    他们跟了一路,直到天已蒙蒙变亮。

    郑理的车开上泥泞的山地,山路曲折,森林茂盛,郑伟珏的前车已不见踪影,全凭车辙辨路。

    一条无车辙,一条有车辙。郑理的车自然而然沿着车辙的方向开进去。

    周围树木逐渐稀疏,前方路面也没有了车辙。

    莫格利从车上下来,环视一圈,隐隐觉得不对。

    他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当前定位已经超出之前自己预估地区的边界。

    “……十五分钟的范围……这里不对!”说罢马上让郑理调头回刚才的岔口。

    郑理的车回在森林岔口,莫格利和郑理相继下车查看。

    莫格利发现左侧路边有连贯的脚印,便直奔这侧没有车辙的路向前。他内心想,差点中了调虎离山计。

    森林招待所客房,两个工人在骷髅耳钉男的指挥下将一个装着重物、粘满湿润泥土的破旧编织袋放在郑伟珏身旁的长桌上。

    耳钉男挥挥手,工人带上门出去了。

    编织袋在经年的掩埋中脱色,有轻微腐蚀。郑伟珏看着它,不由自主地紧张调息。

    就在耳钉男俯身的瞬间,门“砰”地开了,莫格利气喘吁吁推门而入,眼光瞬间锁定编织袋。

    郑伟珏既惊又怒。

    “你怎么来了?”

    “安全排查的时候,有我这个项目负责人在场比较好吧?”

    郑伟珏一愣:“你不信我?”

    二人目光如炬,彼此盯视着,战火一触即发。

    耳钉男见状撤到门边把门锁死,莫格利听在耳中,冷冷一笑。

    “莫格利,你以为那是什么?”

    “证据。如果这个也没了,当年的事就死无对证了。”

    郑伟珏一颗心悬到嗓子眼——他在害怕,怕莫格利接近真相。

    没想到莫格利话锋一转:“凌正浩是多年老友,说不定会为了缓和最近的僵局,把东西当人情送他。”

    郑伟珏缓下一口气,笑了笑:“我没这个打算,你多虑了。”

    莫格利让开,斜眼睥睨身旁:耳钉男已慢慢退向桌边,将手放在厚重的台灯上,随时准备拿起来砸向他的脑袋。莫格利将身体旋转四十五度防备着。

    郑伟珏俯身下去,用锋利的小刀划开编织袋。

    “咚咚、咚咚”地心跳声无限外放,三双眼睛全部盯准袋子,郑伟珏狠下心,“唰啦”将它掀开,两个生锈的铁锹咣啷啷滚落出来。

    郑伟珏一愣,随后故作轻松大笑起来。

    “哈哈,看来我们俩的信息都不太准。”说着转向莫格利,“不过,是郑理带你来的吗?”

    莫格利一时无法回答,只得先行告退。

    回城的路上,莫格利看着开车的郑理。

    郑理知道这次扑了个空,安慰莫格利:“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太可惜了。你付出那么多,要是这次找到枪,就不用在我爸这把刀尖上走了,你和凌熙也……”

    “从我决定潜在他身边的那天起,就没想过回头,倒是你现在处境微妙。你爸既然能支开我们,说明知道被跟踪了,你这关难过了。”

    夕阳西下,郑伟珏精神疲惫地踱回家,郑理的车就停在门口——车牌:森BMF296。

    郑伟珏看着郑理的车牌,回想昨晚的郑理的车一路跟踪他,不免心思沉重。

    推门而入的时候,郑理和李珊正有说有笑围桌吃饭。他对老婆微微笑笑,转而看向郑理那张冷脸。

    郑伟珏略有些担忧,坐在餐桌旁又不好表现出来,端起汤喝了一口。

    “好喝!忙了一整天,喝碗汤神清气爽。”

    郑理却在冷笑他白天忙完晚上忙,忙着销赃灭迹似的。

    郑伟珏心头一紧,生怕郑理口无遮拦说出昨晚的事,放下筷子率先发难。

    “你恋爱谈得失智了吗?老大不小的人了,心思不用在正经事上,整天无中生有!”

    “是吗?我无中生有了吗?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儿你自己不知道吗?”

    父子俩同时忌惮得看向李珊。

    李珊心想不就是公司的事儿吗?一家人。你们一个老的一个小的,闹什么内讧!便下令他们好好吃饭,郑伟珏和郑理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饭后,郑伟珏在洗碗池边刷碗,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李珊,结果却是郑理。

    “你昨晚干嘛去了?”

    郑伟珏一愣,拿起放在一边刷好的干净盘子,又放进水槽。

    “去工地。怎么了?要向你报备吗?”

    “骗谁呢!你也看见了,我妈那么爱你,无条件信任你,你怎么能辜负她呢?!”

    郑伟珏听出了儿子的弦外之音,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

    “你怀疑我在外面有女人?”

    “难道不是吗?”

    “你不要瞎猜,我对得起你妈。昨晚我真的是去工地,施工队和司机都可以证明。”

    “你不用跟我解释,总之,我不许她受委屈。”

    郑理怕自己露出破绽,及时退场。走出餐厅的那一刻,他听到郑伟珏松了一口气的长叹,知道自己算是瞒过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的莫格利男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阿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如并收藏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